Main Content

機會均等

SENsational Consultancy 創辦人Faride Shroff 分享她為何致力推動更平等共融的工作環境。

過去在孟買和香港從事特殊教育工作近20年間,Faride Shroff發現很多學生在畢業後都難以就業,無法維持生計,只能依賴家人或政府支持,這讓他們感到沮喪且絕望。

Shroff決心改變現狀,於是她在七年前毅然辭職,在香港創立了社會企業SENsational Consultancy,致力於消除人們對殘疾人士的誤解,教育並協助企業制定更具包容性的政策,並且為殘疾人士免費提供職業培訓,幫助他們更快適應工作環境。

SENsational與許多龍頭企業合作,如匯豐銀行、美國銀行、高力國際、AXA安盛、法國巴黎銀行及世達國際律師事務所等。Shroff與我們暢談她的工作,以及為何締造更平等共融的工作環境至關重要。

Pic 0001
SENsational Consultancy舉辦的「Showcasing Talent with Disabilities」活動
由左起:Pooja Vora; Faride Shroff; Jezrael Lucero (音樂人)

Ariana: 你是否一直想成為一名老師?

Faride Shroff: 是的,從事教師工作一直是我的夢想。讀中學時,我開始在社區指導小朋友做功課,兼作私人補習。在孟買讀大學時,我主修教育,並開始在校園附設的特殊教育學校接受培訓。

我對那段日子充滿感情,孩子們會圍在我身邊,大家一起聊天、讀故事書和玩遊戲。那是我人生中的美好時光,我很快就意識到自己未來的職業志向將是為殘疾學生服務。

Ariana: 你的職業生涯中有哪些精彩之處?

FS: 當我在香港的畢架山小學任教時,學校允許我自行展開新項目,包括為嬰兒和父母而設的早期介入計劃,並且將能力有差異的學生納入主流學校。

我還訓練了幾位學生參加美國特殊奧運會,他們捧回了長跑金牌和銀牌。我本身也是一名運動員,經常在放學後和週末帶學生去跑步。看到他們的決心和毅力,我的生活也更加充實。

我幫助學生建立自信,教他們保持積極的人生態度,因此我認為自己對學生有正面影響。此外,我經常與學生的父母溝通,讓他們有機會自由表達感受,也跟他們討論可能需要面對的挑戰。

Ariana: 你在香港看到一般人對有特殊需要的人態度如何?

FS: 一般來說,香港和亞太區對這方面缺乏一定的認知,主要是由於無知、恐懼、缺乏理解、文化偏見,以及沒有機會與殘疾人士實際互動等緣故造成的。

人們通常都願意慷慨解囊捐助殘疾人士,但他們大多以可憐的眼光看待他們,彼此之間沒有太多互動。殘疾人士想要的不是這個。他們想要且有權成為我們社會必不可少的一分子,同樣受到尊重及擁有平等的權利。

Ariana: 甚麼原因促使你創立SENsational Consultancy?

FS: 我一直覺得跟學生心意相通,我真心關懷他們。即使他們畢業了,我也會嘗試與他們保持聯繫,並且盡力幫助他們成功。聽到一些舊生的近況時,我留意到許多人除了面對身體和心理上的挑戰,還受到抑鬱症的困擾,因為他們找不到工作,覺得自己對社會沒有貢獻。

大約七年前,我發現香港沒有人幫助殘疾人士進入勞動力市場,從而讓大家明白多元共融的重要性。我想在殘疾人士與社會之間建立起溝通的橋樑,於是創立SENsational Consultancy,SEN代表「Special Employment Needs(特殊就業需要)」的意思。

Ariana: SENsational Consultancy的主要工作是甚麼?

FS:我們的使命是為所有人創造一個機會平等、多元共融的工作環境和社會。透過提高社會成員的意識和感知,我們希望協助能力有差異的人士融入工作團隊,一展所長,從而為企業作出貢獻。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我們為企業提供特別制定的培訓計劃,並且協助企業聘用殘疾人士。我們還為正在謀職的殘疾人士提供免費的一對一職業培訓,確保他們可以順利而成功地踏入職場。

Tmp 0052
XXXXXXXXX

Ariana: 你在2013年創立公司時遭遇過甚麼主要障礙?

FS: 首先,我必須適應新角色。多年來我一直擔任老師,對營商一竅不通,只想為每個人創造平等的機會,但做起來才明白知易行難。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我必須改變社會上對殘疾人士根深蒂固而不自覺的偏頗態度,而這一點非常困難。公司創立初期,我們遭到許多公司拒絕,一些公司甚至對我們嗤之以鼻。

但隨著時間過去,許多公司開始看到多元共融的工作環境帶來的正面影響。社會逐漸朝更平等共融的方向發展,與殘疾人士展開更多溝通,這些轉變令人倍感欣慰。

Ariana: 你如何與企業合作開創共融社會?

FS: 我們一直努力改變社會對殘疾人士的誤解,以及提供簡單而有效的策略以協助企業聘用能力有差異的員工。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策略是消除對聘用殘疾人士的誤解,我們會為企業員工和招聘經理提供工作坊及培訓課程。

其他的簡單方案包括提供技術支援,例如為視障員工設置更大型的顯示屏或特殊應用程式。至於有聽力障礙的員工,則可準備一些簡單的助聽器材和以短訊溝通。

Ariana: 為何締造更平等共融的工作環境如此重要?

FS: 我堅信所有公司均可透過更平等共融的策略獲得競爭優勢,這一點很重要。大家通常會把焦點放在「殘疾」而非「能力」上。例如,許多人不知道視障人士可以利用科技協助他們閱讀,或是身體有殘障的人亦能開車、游泳或參加馬拉松。我們必須改變先入為主的觀念,才能合眾人之力推動社會發展。

Ariana: 可以分享一個成功個案嗎?

FS: 有一次,我們幫一位求職多年的年輕女士找到一份適合她的工作。她在這家公司工作了快六年,現在她不僅對自己更有自信,更肯定自我價值,也因為對社會更有歸屬感而變得更快樂。她的家人、朋友和同事亦因此改變對她的看法。

Ariana: SENsational接下來有何大計?

FS: 我們希望為所有相關人士開創雙贏。我們希望在未來這10年與更多亞太地區的公司合作,並代表香港成為全球傷健共融領域的領導者。我們也希望與香港政府合作,使這個城市更適合殘疾人士生活。我的最終目的是為殘疾人士建立一個適合居住的空間,讓他們獨立生活和工作。

詳情請看: sensationalconsultancy.com


看數說話

<0.02%

據SENsational網頁,香港聘用殘疾人士的註冊公司的比例

6%

2013年香港政府統計適齡工作殘疾人士的失業率,但社福團體認為實際比率高於此數據

48%

據六所社會服務機構的調查, 2017年失業或待業的殘疾人士比例

55%

沒有意願聘請殘疾人士的香港僱主比例

17%

據CareER的2016年調查, 有興趣聘請殘疾人士的香港僱主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