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生命何去

來自宗教、道德倫理、生物科技和心理學四個不同領域的專家,分析生育權的道德問題。

1968年,生育權首次成為國際議題,聯合國第一次國際人權會議的與會國家及代表承諾,確保公民「享有自由並負責任地決定子女人數及其出生時距之基本人權」。理論上,女性會因此獲得更佳的教育機會,以及避孕和合法墮胎服務,並在家庭計劃方面擁有更大的自主權。

半世紀後,生育權再次受到國際社會關注。以美國為例,在極端保守分子和宗教人士推動下,最高法院推翻對墮胎法影響深遠的Roe v Wade案(1973年),以致多個州份幾乎完全禁止墮胎。在中國,前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於2018年宣佈全球首兩名對愛滋病免疫的基因編輯嬰兒誕生,隨即惹來各界爭議。

鑑於以上最新發展,我們請來四位專家,探討多個道德問題,包括因姦成孕的墮胎合理性,以及人類基因編輯所引起的爭議等。

女性為先

台灣衛生福利部的資料顯示,2008至2018年間,台灣共有逾97,000宗性侵案件,當中九成受害人為女性。台灣精神及心理治療中心唐子俊診所創辦人唐子俊表示,因姦成孕的受害人面對極其艱難的抉擇。

「我從事創傷治療20年,處理過許多性暴力相關的個案,許多因姦成孕的受害人會選擇墮胎,親友亦會鼓勵她們終止懷孕,重過新生,切斷跟加害者之間的所有牽連。

不過,當中亦有少部分受害人選擇留著胎兒。在我處理過的其中一個個案裡,因為受害人與加害者是舊相識,所以最終決定與他結婚,並把孩子生出來。她起初也非常憤怒,但當決定跟他在一起後,想法就改變了,她開始相信那次性侵其實是雙方同意的性行為。

年紀和能否獨力照顧孩子也是影響受害人決定的因素。有人認為,孩子也是受害人的骨肉,是無辜的,應該受到保護。然而,受害人的想法可能會很不同。有些受害人會因為抑鬱而無法照顧孩子,這樣反而會對孩子的成長造成影響。我認為受害人在決定是否墮胎時,應該優先考慮自己。

在美國,阿拉巴馬等州份已通過幾乎完全禁止墮胎的法案,就連因為強姦和亂倫而懷孕的人也不能墮胎(該法案於2019年10月被聯邦法庭推翻)。不過,當事人必須能夠獲得專業服務和相關資源,以支持母子的生活,這樣的政策才會奏效。

從醫療角度看,如果母親的心理狀態不容許她好好照顧孩子,而社會又無法為孩子提供支援,墮胎可能是減輕受害人痛苦的最佳選擇。」

Michael Tang
台灣精神及心理治療中心唐子俊診所創辦人唐子俊

尋求平衡

根據人口普查的數據顯示,2016年香港共有56,545位單親媽媽,比單親爸爸的數字高出兩倍。香港教育大學心理學系高級講師陳詠欣博士,專門為有情緒和行為問題的孩子提供心理諮詢。她認為,父親在孩子的成長中扮演關鍵角色。

「在意外懷孕的情況下,即使母親願意把孩子生出來,父親心理上也可能未準備好,以致他有可能因為對父親的責任感到恐懼,或受到自身的家庭問題影響而遺棄自己的孩子。在這種情況下,心理諮詢或專家的協助可以幫他克服障礙。父親的家人也可以嘗試提供支援,幫助他適應新角色,並協助他照顧嬰兒。

遺棄孩子的父親日後很可能會感到後悔並愧疚,但那時可能已恨錯難返,他需要用更大的心力來克服罪疚感及重建親子關係。

我們不能迫令父親撫養他的孩子,但長遠而言,他應該盡力負起責任及參與照顧孩子。父親是家庭的核心成員,一旦他對父親的責任感到抗拒,孩子就會覺得被父親拋棄,自尊心會因此大受影響。孩子甚至會以為是自己的過錯,並認為自己不值得被愛。

一般而言,父親和母親會採取不同的方式跟孩子互動。傳統上,尤其是在亞洲家庭,母親傾向花更多時間照顧孩子,給他們情緒上的支援、母愛和關懷;父親則是孩子的人生導師,在孩子作出決定和職業選擇時提供意見。因此,雙親的存在有助孩子培養健全的道德觀和社交能力。

我曾為許多父母離異的孩子提供心理諮詢,部分孩子,尤其是男孩,會在父親離家後強烈地感到自己有責任照顧家人。這種壓力會不利他們的成長,影響他們的人際關係。」

Arita Chan
香港教育大學心理學系高級講師陳詠欣博士

基因黑客

2019年,中國科研人員賀建奎因為「製造」了第一對基因改造嬰兒被判刑三年。

賀建奎採用CRISPR-Cas9技術來編輯胚胎內的CCR5基因,並聲稱可令嬰兒天生就能抵抗愛滋病。

澳門大學健康科學學院副教授周昶行談到他對基因編輯的疑慮。

「我跟許多科學家一樣,對基因編輯抱持相當大的疑慮。CRISPR-Cas9是相對新穎的技術,雖然已有大量研究,但仍然存在許多問題,譬如是否會導致意料之外的基因變種。由於不能確定哪裡會產生變種,接受基因編輯的嬰兒將來可能會面對不可預見的健康危機。

目前科學界普遍反對將被基因改造的胚胎移植到母體,但如果將來所有安全問題都得到解決後,是否可以透過基因編輯來改善人的認知能力或體能,科學界至今未能達成共識。

從道德觀點來看,賀建奎的研究在沒有諮詢適當專家的情況下進行,也沒有通過有關部門審批,因此極具爭議。該實驗已永久改變了人類的基因庫,因為編輯過的基因會通過世代繁衍進入人類的基因庫,而真正的影響可能要幾代之後才會顯現。他不應該在沒有諮詢世人之前,擅自以人工方法改變人類基因庫。再者,被賀建奎基因編輯過的孿生姐妹,將會終身受到科學家和傳媒的監視,其自由和私隱必然會受到侵犯。

這事件不僅說明了科技的發展可以遠遠超前社會上的法律和道德倫理,還催生了一場關於基因編輯條例的緊急討論。目前最重要的是透過法律來規管這項技術,將它局限於疾病治療,而不是提升人類的能力。

我最擔心的是,基因編輯技術會成為有錢人的專利,被他們用來提升子女的能力。將來,這些「改造人」會選擇跟同類通婚。幾代之後,他們累積起來的優越性會讓他們成為絕對的統治階層,普通人的能力根本無法跟他們相提並論。 作為一個物種,我們必須積極討論人類文明的發展方向:在哪種情況下可以改造人類基因?我們是否希望在基因編輯上著手加強嬰兒的能力?是否希望透過人工技術將人類改造成新的物種?」

William Chao
澳門大學健康科學學院副教授周昶行

因果循環

在澳門,只有因為強姦或亂倫而懷孕的人,以及胎兒有先天缺憾的情況下,才可以合法墮胎。10年前移居澳門的藏傳佛教僧人慧持蓮認為,因為胎兒有缺憾而墮胎是有違道德的。

「佛教相信萬物眾生均由因果主宰,根據古時的佛教經典,嬰兒天生肢體殘缺,是因為前世曾經傷害他人身體而得到報應,但即便如此,這些嬰兒的出生機會也不應該被剝奪。

佛教慈悲為懷,強調眾生平等。即使胎兒天生有缺憾,父母也不應該放棄他們,這是道德問題。況且,奇蹟是會發生的。我認識一位澳門女士,醫生本來已建議她終止懷孕,因為他們發現胎兒雙腳畸形,未必能自己走路。可是那位女士堅持把孩子生下來。現在,她的兒子已六歲了,身體健全。如果當初聽從醫生建議,他們就會白白殺死了自己的孩子。

嬰兒不是物品,而是生命。佛教相信,胚胎在受孕一刻開始就有了神識。嬰兒有生存權,就算他們不能用言語表達自己,我們也不能代他們作出決定,更遑論是未經他們同意就結束他們的生命。

人們傾向認為,讓殘障的嬰兒出生,可能會令他們承受更多痛苦,但求存是人的本性,嬰兒也不例外。生存的欲望是與生俱來的。 談到人道問題,只要你明白因果的道理,許多事情都會變得合理。」

Wai Chi Lin
藏傳佛教僧人慧持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