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特别文章

澳門

大分裂

當海峽對岸的台灣正在爭取LGBT平權的道路上掙扎,澳門的LGBT運動卻剛剛起步。為甚麼此事會延宕甚久?

在澳門長大的獲獎女導演徐欣羨在青少年時期一直壓抑自己的同性戀取向。直到2006年搬到台灣,在台北的世新大學就讀,她才真正覺得可以自由地接納自己的身分。她走進LGBT(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者與跨性別者)社群,參與了人生中第一次的同志遊行,並公開地討論了性向之間的細微差別。

徐欣羨說:「我曾經滿腹疑問,但我不知道可以跟誰說,因為在澳門沒人會談論(性向)。不過,我搬來台灣之後,就變得很容易認清自己的感受,因為性向和性別多元教育在這裡的學校很常見。」

徐欣羨於2010年回到澳門之後,開始拍攝反映同性戀者困境的電影。

2012年的紀錄片《櫃裡孩》,就是關於徐欣羨和她的一個朋友向各自父母出軌的經歷。同樣地,徐欣羨的劇情長片《骨妹》講述了兩名女性按摩師之間的愛情故事。

她反思道:「(驅使我去探討同性戀議題的)原因是他們的聲音常常不被理睬;澳門完全忽略了這群人。缺乏相關討論影響了LGBT平權的發展,更別提爭取同性婚姻。」

徐欣羨不是唯一有此觀察的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11月發佈的一份中國人權狀況報告中,批評澳門尚未「訂立全面的反歧視法例」,並容忍針對移民、殘疾人士和LGBT社群的「廣泛歧視」。這些歧視在就業、醫療、教育和房屋等領域尤為常見。

LGBT權益關注組「澳門彩虹」發言人周庭希表示:「這已經不是澳門政府第一次被國際譴責其對LGBT權益的處理,澳門不能再繼續忽視這議題了。」

Award-winning film director Tracy Choi in her hometown of Macao

在澳門成長的獲獎女導演徐欣羨

特區的法制退步

2012年,LGBT權利首次出現在澳門的立法討論上。那一年,社會工作局在反家暴法草案中剔除了對「同性同居者」的保障,否定了同性伴侶的基本權利。

作出這一決定之前,當局收到了超過10份關注法案將同性伴侶定義為家人的「公眾意見」。雖然外界要求當局公開更多信息,但相關民意調查的內容和分析從未被披露。

為了引起國際關注,澳門的一群LGBT平權倡議者,包括周庭希,在2013年3月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舉行了一次視像會議。他們在會上討論了澳門LGBT社群的處境、澳門政府從反家暴法律草案中剔除「同性同居」保障的決定,以及因此而造成的「權利剝奪」。

同月,澳門立法會議員高天賜首次嘗試推動同性關係合法化。他向立法會提交了《同性民事結合》法案,但遭到壓倒性的反對。有議員指該法案「與我們的傳統價值觀不同」,並聲稱「(澳門的)大多數人都反對同性婚姻」。

這些挫敗促使了「澳門彩虹」於2013年4月成立。這個NGO旨在改善澳門LGBT社群的社會地位和生活狀況,而反家暴法案是他們的一個主打議題。

周庭希說:「社會工作局作為政府部門,從法案中移除對『同性同居』的保障,等於向我們的社會發放了一個非常危險的信息,因為它公然地將針對性小眾的歧視合理化。」

2015年12月,《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發表報告,促請澳門政府不帶歧視地保護所有家暴受害者。然而,在2016年通過的反家暴條例中,政府仍然沒有將「同性同居」納入保障範圍。

從頭再來

澳門對LGBT社群缺少基本保護的一個主要原因,是缺少性向多元教育。今年8月,這個問題進一步發酵,教育暨青年局(教青局)代局長梁慧琪的一番話引起爭議,讓公眾質疑澳門政策制定者對LGBT議題的認知。

梁慧琪在視察塔石體育館避險中心時接受媒體訪問,其間表示學生若有同性戀傾向,將被轉介至精神科接受「臨床診斷」(clinical diagnosis)。雖然梁慧琪其後澄清自己混淆了同性戀和性別不安(患者覺得自己情緒和心理上的性別身分與生理性別是相反的),那番話還是讓她備受批評,尤其是來自LGBT社群。

立法會議員、人權倡議者蘇嘉豪抓住機會,在9月初向澳門政府提交了一份書面質詢,要求政府設立更全面的學校課程,以推廣對性別和性向多元的去汙名化。

「我們需要更多教材,以幫助社會學習更多(有關LGBT和性小眾的知識)。知識豐富了,人們才會更懂得尊重和接納。」他說。

蘇嘉豪以2004年台灣訂立的《性別平等教育法》為例,這部法律訂明,所有學校都必須提供性別平等教育課程,其中應該包括「情感教育、性教育和同性戀教育」。台灣加速落實包括LGBT的性教育,是受15歲少年葉永鋕的死亡事件影響。葉永鋕因為女性化的氣質而在中學內備受欺凌,2000年4月被發現倒臥在該校的廁所中,送醫後不治。雖然法院判葉永鋕的意外為滑倒所至,但其死因至今仍眾說紛紜。

 蘇嘉豪希望澳門可以落實同樣的法律,而毋須靠悲劇推動。「欺凌在澳門很常見,但沒有人在乎。我們當然不希望等到悲劇發生之後才採取行動。」

在回應蘇嘉豪的質詢時,教青局提及一套由當局提供給本地中小學的性教育教學輔助教材。而為中學而設的教材中,有一章節標題為「尊重多元」,用以鼓勵對性向和性別多元的包容和認知。

教青局向Ariana表示,澳門77家中小學中,有大約九成使用或參考了這套教材。當局還稱它有向63家學校超過700名教師提供性教育培訓,其中包括與性別有關的議題,比如性別多元、性騷擾和家暴。

然而,當局並未硬性要求教師在工作中應用它所提供的培訓和資料。化名Kelly的高中老師說,有關尊重多元的教材從未在她任教的天主教學校裡被使用。據她了解,澳門許多天主教或基督教學校都是如此,而那些學校在全澳中小學校中佔超過四成。

Kelly還指出,她的部份同事對學生說同性戀在道德上是錯的,同時宣揚天主教所信仰的一夫一妻婚姻觀。雖然Kelly的學校不支持這樣的教育,但也並未禁止。

In 2012, the LGBT community in Macao protested the government's decision to drop same-sex cohabitants from the anti-domestic violence bill

2012年,澳門LGBT社群抗議政府決定將「同性同居」從反家暴法案中刪除

困於櫃內

在澳門,公民社會和人權倡議的發展一直很緩慢,基本如反性騷擾這樣的法例,也是一年前才實施。

未經同意下帶有性意味地接觸他人身體,現在已被視為犯罪。不過,有關法例並未包括言語和其他非肢體接觸方式的性騷擾。相較之下,香港早已在20多年前訂立反性騷擾法,並將不受歡迎的性舉動,或從性方面獲取好處的要求刑事化。

周庭希說澳門在這方面起步遲緩與其歷史和經濟發展有關。動盪的個人經歷和就業壓力讓澳門人對和諧穩定的重視根深蒂固。

他解釋道:「在老一輩中有許多人都是來自中國內地的移民,他們最重視的是穩定和更好生活質素,而不是政治和人權。至於較為年輕的世代,澳門單一的經濟結構讓他們就業選擇受限,導致他們不敢爭取權利,擔心這樣做會樹立敵人,以至危及他們的飯碗。」

對於LGBT權益,澳門沒有提供任何自由和保障。除了勞資關係領域,澳門現時並沒有任何反性傾向歧視的法例。此外,在其他國家結婚的同性戀澳門居民,其婚姻關係也不會得到澳門本地司法體系的認可。

就算是葡萄牙護照持有人也無法倖免(澳門在1999年之前由葡萄牙管理)。由於葡萄牙已在2012年將同性婚姻合法化,他們可以選擇在當地結婚。然而,這些同性伴侶卻無法在澳門申請經濟房屋、繼承遺產,以及為他們的伴侶做醫療上的決定。

然而,澳門並沒有公然壓迫和暴力對待同志的歷史。實際上,從1886年開始在澳門實施的葡萄牙刑法從未將同性戀定為犯罪,於1995年取而代之的澳門刑法也是如此。

澳門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呂家玟認為:「據我觀察,澳門沒有明顯(針對LGBT群體的)暴力行為,而且就算人們對你的性向有懷疑,他們也不會戳破你。在這樣的背景下,LGBT社群可選擇在一些可讓他們享受自由的社交圈子裡『出櫃』,

然後在其他圈子裡隱藏身分。不過,如果他們選擇走出來爭取權利,他們便要在不接受同性傾向的圈子裡公開身分。」

這種避免衝突的態度讓許多LGBT選擇不「出櫃」,但這並不代表可以換來快樂。澳門彩虹在2016年做了一項調查,結果發現大約700名回覆調查的LGBT人士當中,約六成認為自己的快樂指數在5分或以下(10分滿分)。

澳門彩虹理事長林嘉龍說:「澳門在家庭觀念方面仍然非常保守,結婚生子的壓力讓LGBT人士更難表明自己的身分。」

更包容的未來

澳門的LGBT社群在爭取平等看待和法律權利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澳門彩虹認為這個城市正慢慢地為改變做準備。

明年,澳門政府將首次檢討反家暴法例。澳門彩虹一直呼籲政府重新將「同性同居」納入受保障範圍,而即將到來的法例檢討將為澳門彩虹提供一個向立法會施壓的機會,藉此為LGBT社群爭取平等的保護。

而在個人層面上,呂家玟強調,社會必須確保年輕人在探索自己的性向時不會感覺被否定或受壓,「這樣他們才會獲得鼓勵,走出來表達自己。」

徐欣羨還記得她是怎樣向自己的母親「出櫃」的。從台灣回到澳門之後,徐欣羨鼓起勇氣,告訴母親她戀愛了。當時正在看電視的媽媽轉過身來對她說:「她是女孩嗎?我很早就知道了。」 那一刻,徐欣羨覺得整個人釋然了。

感謝母親的接納之餘,徐欣羨說,她的LGBT朋友中只有少數人能從父母那裡得到同樣的對待。

她說:「我的一些朋友(『出櫃』之後)和家人有很大的衝突,甚至不能同住。影響穩定的風險總是有的,但對我來說,『出櫃』不是政治或爭取甚麼,而是你要怎樣過自己的人生。如果你活得光明磊落,就會感覺更加自在。」


聚焦台灣

10月27日,台北的街道成了彩虹旗的海洋。大約13.7萬名LGBT人士參加了第17屆同志遊行。

參加者的確有值得慶祝的事。去年5月,台灣的司法院作出歷史性判決,要政府在2019年5月正式修訂婚姻法,讓台灣有望成為第一個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亞洲國家。

然而,在11月24日舉行的全民公投中,大部份人投票支持「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並反對實施包括同志教育的性別平等教育。國際特赦台灣分會會長Annie Huang 稱這個公投結果為「對台灣人權的沉痛打擊,是一大倒退」。

雖然保守陣營在公投中取得壓倒性勝利,但台灣的LGBT權益倡議者仍然相信,公投結果不能取代司法院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裁決。截至發稿時,台灣的同性婚姻仍然前景未明。

A huge crowd takes part of the LGBT organized rally in occasion of the incoming referendum on gays and lesbians rights to marry. Taiwan was the first Asian country to legalize such marriage but there are still legal issues that need to be resolved through a referendum where people are asked to agree on how the marriage between gays and lesbians couples should work.  The crowd has been asked to lift a sign that symbolizes NO to some of the referendum questions. The three referendum LGBT wants people to vote no are the 10, 11 and 12

在11月台灣全民公投前舉行的LGBT集中會,參與者手持「X」標誌,向3項反同公投說不。


身分困境

澳門現時仍缺乏清晰的指引,告知做了變性手術的澳門居民如何更新自己的身分證明文件。林嘉龍說:「過去兩年,澳門彩虹一直在幫一個人爭取修改身分證上的性別信息。我們找過身分證明局和法務局,但到目前為止,這個人還是只能持有一個不能正確反映其性別的身分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