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從運動、工作機會到社區教育 ─澳門智障人士權益促進者羅凱敏闡述如何創建共融社會

澳門復康事務委員會成員羅凱敏長期為智障人士爭取權益,她認為運動、共融政策與社區教育可為這個社群帶來更多機會。

一向熱心於公益事務的羅凱敏自1999年由香港移居澳門後,便與當地的智障人士結下不解之緣。多年來,她一直致力為這個社群發聲,並通過不同渠道為他們爭取權益。

羅凱敏對智障人士的關注,始於2003年。那一年,她出任澳門自來水公司的公共關係部主管,負責統籌公司的慈善贊助計劃。她和公司團隊為多個慈善機構安排贊助,包括澳門特殊奧運會國際特殊奧運會的澳門分支,簡稱澳門特奧)。此外,團隊亦擔任慈善活動的義工,並參與培訓課程,學習與智障人士互動。 

可她沒想到,家人會因此而感到不安。「我老爺奶奶很擔心我會被智障人士襲擊。這種想法反映了社會大眾對智障人士的誤解。」

智力障礙是指一個人在認知、社交及/或生活技能等方面能力不足。了解到智障人士面對的偏見後,羅凱敏決心改變這個狀況。

她開始利用公餘時間在澳門特奧等旨在促進多元共融的機構擔任義工。除了義務協助澳門特奧舉辦活動並爭取更多贊助,更曾帶領運動員代表澳門參加世界特殊奧運會等國際比賽。

羅凱敏在2008年辭任自來水公司的職務,但仍繼續在澳門特奧做義工,目前出任該組織的秘書長一職。與此同時,育有三名子女的羅凱敏還經營一家活動策劃及會議管理公司,亦是澳門政府康復事務委員會的委員,就政府的殘疾人士支援政策提供建議。

羅凱敏與我們分享她在澳門推動智障人士權益及共融意識的經驗,也談到澳門應如何創造一個更包容的環境,以提升智障人士的生活品質。

Ada Lo, an advocate for disability rights in Macao
澳門智障人士權益促進者羅凱敏。圖片來源:Antonio Sanmarful

Ariana: 在過去數十年裡,大眾對智障人士的看法是否有所改變?

羅凱敏: 大約20年前,很多澳門人對這個少數社群不太了解。由於智障人士經常會做出一些異常行為,例如受到刺激時會突然大叫或四處奔跑,因此往往會令他人感到不自在,甚至擔心他們可能有暴力傾向,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一般而言,大家都不太清楚智障人士可分為多個不同類別, 例如唐氏綜合症(一種染色體異常症,會影響個人的生理發展、行為及某些身體特徵)就是其中一種比較常見的智能障礙。

自閉症譜系障礙的特徵則是社交、學習、溝通等方面的障礙,同時也有些行為問題。根據美國精神醫學會的第五版《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患者可能在不同情況下被界定為智障人士。

圖文設計:Fernando Chan

Ariana: 提升普羅大眾對智障人士的了解有何重要? 

羅:不同類別的智障人士會有不同的行為特徵。例如唐氏綜合症患者通常很親切且善解人意,喜歡與人擁抱、渴望被愛;自閉症譜系的患者可能外表看起來跟一般人無異,但他們大都不喜歡與人溝通,也不喜歡身體上的接觸。

由於智障的類別十分廣泛,人們必須懂得分辨不同類型的患者,並學習與他們互動。值得慶幸的是,澳門政府和非政府組織在過去20年間舉辦了許多推廣活動,大大提升了社會大眾對智障的認識。

籌款、展覽、體育賽事以及社區活動,均是促進多元共融的絕佳機會,除了可以把智障人士、社工及大學生義工聚集在一起,互相學習與交流,亦有助大眾明白到智障人士也是社會的一分子,無需對他們心生畏懼。

Ariana: 你擔任澳門特奧義工多年,請介紹一下機構如何協助智障人士。

羅:澳門特奧成立於1987年,目前設有13個體育項目,包括籃球、足球、羽毛球、乒乓球、田徑、高爾夫球、游泳及龍舟競賽。澳門特奧還提供一系列支援計劃,例如職業培訓、就業服務、補習班、語言治療和物理治療等。

我們希望透過這些活動,鼓勵智障人士走出來,發展一些新的強項和技能。舉例說,如果一位智障人士在認知、語言或社交方面遇到困難,我們的專業治療師及義工會幫助他們改善問題,並且在過程中協助他們建立自信。

Ariana: 這些年來,你見到社會有甚麼改變?

羅:過去,許多父母會將身有殘疾的子女藏在家中,因為擔心其他子女會受到影響,因此我們的社工必須走遍澳門,挨家挨戶找出這些智障人士,然後說服其父母讓他們參加活動。

隨著社會越來越接受智障人士,現在已有更多家庭願意讓子女露面、參與活動。我在2003年剛加入澳門特奧時,只有300名運動員參加每星期的訓練,但現在已有超過1,000多名運動員參與我們的運動和培訓項目了。

MSO
圖片來源:澳門特殊奧運會

Ariana: 為何需要向智障人士提供就業機會?

羅:大約10年前,智障人士很難在澳門就業,因為公司的同事不知道如何與他們共事。很多時候,僱主只讓他們坐在辦公室一旁,不讓他們做任何事。這種待遇令智障人士感到非常挫敗,而公司也錯失了他們的才能。

智障人士有很多強項,他們往往能夠長時間地專注於一項工作之中,因此在烘焙房、紡織業或庫存管理工作,或者於工厰、能源或環境企業擔任助理職務也很適合他們;此外,智障人士也適合擔任清潔工或辦公室助理,是非常可靠的人力資源。

有些發展異常或智障人士極富創造力。我們公司聘請了一位自閉症人士擔任製片人。他對工作極為專注,也經常提出許多創意構思。但是在溝通方面,例如訪問嘉賓或做簡報時,他就需要同事從旁協助。

如今,我們經常需要年輕一輩去影響及教育上一代,包括環境、性別平等,以及我們今天談到的殘疾等社會問題。

羅凱敏

Ariana: 智障人士在澳門的工作前景如何?

羅:近年來,我看到澳門的企業己有了很大的進步,這要歸功於澳門特奧及澳門弱智人士家長協進會等非政府組織的努力,還有企業對社會責任的重視。我們的成員會跟我們分享上班的經歷,說除了得到同事的幫助,也獲得上司信任,可以嘗試不同的工作,可見他們的待遇已有所改善

為了幫助更多智障人士就業,我們需要給予充分培訓以提高他們的競爭力,因為澳門的人力資源相當匱乏。澳門所有持份者,包括大型酒店、中小企、非政府組織及政府都應該共同承擔責任,為智障人士提供多元化的培訓。

Adalo4
由智障人士組成的澳門「展現真我」協會的領袖與羅凱敏一同工作。

Ariana: 我們該如何營造一個更包容的環境?

羅:關於智力障礙的教育可謂至關重要,然而本地學校在這方面仍然付之闕如。現在,我們僅依靠社區活動來教育大眾。我們必須讓年輕人更了解智障人士,例如他們有甚麼特徵?他們面對甚麼挑戰?我們如何跟他們互動?我們如何幫助他們?

這是基本的公民教育,必須從小學開始做起。當學生升上中學後,我們可以為他們提供實際經驗,讓他們擔任非政府組織的義工,直接與不同的殘疾人士互動。

另一個好處是,學生可以回家與父母分享他們學到的東西。如今,我們經常需要年輕一輩去影響及教育上一代,包括環境、性別平等,以及我們今天談到的殘疾等社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