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變革世界

全球具影響力的倡議行動

津巴布韋

Akashinga:勇者無懼

「Akashinga」在津巴布韋修納語中意為「勇敢的人」。這支全女性反盜獵團隊由澳洲退役狙擊手Damien Mander所成立,隊中有約40名成員,大多是來自農村地區的邊緣女性,當中包括暴力虐待倖存者、單親媽媽和性工作者。儘管有許多男性在她們背後怒吼:「這不是你們女人該做的事!趕快回家,那裡才是妳們該待的地方!」她們依然為保護野生動物盡心竭力。

2017年10 月訓練完成後,首支Akashinga隊伍便已前往津巴布韋的贊比西溪谷下游區域展開保護行動。該處曾盛行戰利品狩獵,過去十年間共有1.1萬隻大象被殺。團隊運作尚未滿一年,已成功執行逾50次逮捕行動,將非法盜獵者繩之於法。今年6月,津巴布韋最狡詐的象牙盜獵集團有3名成員被判入獄,這一切都要歸功於 Akashinga。團隊計劃在2030年前再多徵募2,000人,以守護約1,200萬公頃的非洲自然環境。

詳情請看 iapf.org/akashinga

Akashinga 005 1

敘利亞

小馬計劃

敘利亞內戰自2011年爆發以來,已令超過50萬平民死於戰火,逾560萬人流離失所,堪稱當代最嚴重的人道危機。現時,部份難民已然重建新生活,但仍有大量在各地邊境尋求庇護的難民被拒於門外,或是被迫遷至難民營。

這些難民的困境往往被外界形容為悲慘絕望,但事實上,他們的現實生活並非如此單一。「小馬計劃」創立於上海的國際難民救援組織,旨在透過各種動人的紀錄片、展覽與影像,展現這群在戰爭陰影下生活的人們如何逆境自強。此外,小馬計劃也資助各種為難民兒童而設的教育計劃,例如技能培訓課程,以確保這群孩童將來不會被時代所淘汰。

獨立記者、小馬計劃發起人René Cao表示:「很少人有機會跟難民對話,多數人對難民的定義其實沒有一個很清晰的概念。」她指出:「在許多人眼中,這些難民與流浪動物無異。然而,他們就如同每個人一樣,也渴望能活得有尊嚴,能受人尊重。」

詳情請看 ponybaby.net

Children Portraits 19 L

伊拉克

太陽女子

2014年,伊斯蘭國(ISIS)武裝殺死了大約5,000名分佈於伊拉克北部的雅茲迪人(Yazidi),並擄走該少數宗教族群大約6,000名女性,當中大部份人被殺、成為囚徒或被賣做性奴;聯合國估計仍有3,000名受害者不知所終。一個全女班的兵團一直在奮勇作戰,以解救人質、奪回她們的城市摩蘇爾和將男犯人繩之於法,她們叫做「太陽女子」(Sun Ladies)。

太陽女子創始人Khatoon Khider曾經是一位廣受歡迎的雅兹迪民謠歌手,她在2017年接受《衛報》訪問時表示:「我親眼看到孩子死於飢渴、老人被遺棄,也看到女人在逃離敵人時因為怕被抓到而扔掉自己的嬰兒。」她又說:「現在,我每天都在報復。 對於伊斯蘭國來說,與女人戰鬥是一件非常可恥的事,他們相信一旦被女人殺死的話,就上不了天堂。」

從2015年成立以來,該兵團已經招募了超過1,700名女性,其中許多曾經是性奴。每個加入兵團的士兵都要經歷45天的高強度軍事訓練,學習如何使用自動化武器、發射迫擊砲和在前線打鬥。雖然雅茲迪的信仰禁止殺戮,但這些女性說她們希望透過為正義而戰來紀念死者和失蹤者。

4200

埃及

騷擾地圖

在埃及首都開羅,95.3%的女性都曾經受到某種形式的性騷擾。2004年被調到開羅為當地一家NGO工作的美國人Rebecca Chiao,決心要讓開羅的街道成為對女性而言更安全的地方。

她在2010年與3名當地女性合力創建了「騷擾地圖」(HarassMap),目標是「建立對性騷擾零容忍的態度」。除了公益廣告,這個網絡平台還鼓勵受害者和目擊者通過短訊或者社交媒體匿名報告性騷擾事件,然後平台就會在城市地圖中標註事件的發生地,為女性和有關當局確認性騷擾最常發生地區提供一個寶貴的渠道。

雖然平台很受歡迎(至今已經收到超過1,200宗報告),但Chiao和她的團隊也面臨著挑戰。Chiao說:「最近政府立法限制數據收集,因此我們現在專注於開發安全區,通過與商店、大學(比如開羅大學)、公司等機構合作,建立反性騷擾的政策、提供培訓和提升關注度。」

詳情請看 harassmap.org

Egypt Women Society Politics